正在阅读:粘截柳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生活指南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粘截柳

转载 深度诸城网-大拿2021/07/23 14:30:07 发布 来源:茶酒韵味 作者: 962 阅读 0 评论 2 点赞

粘截柳

        听到了蝉的叫声,很是兴奋。这是今年第一次听到它的声音,真正称为蝉的鸣叫声。前几天听到了小吱吱的叫声,小吱吱的身形比蝉小很多,是蝉中身形最小的,其次还有位应娃、熟了。位应娃反映灵敏,特别仓,熟了是在仲夏季节,大部分果实成熟的时候出现,一直提醒着人们“熟了、熟了”,别忘了收获。

         蝉在我们这里叫截柳,是身形最大的,也是这一类的代表。今年出来的有点晚,或许是现在的机械化收割小麦太快了。

        小时候,麦收季节,正是截柳叫的最欢的时候。我们在晒场里,装着翻麦的样子,打个滚,袖筒里就有了少许的麦粒,兴奋的到墙角里拿着自己的粘截柳杆子。杆子一般是2节的,第一段是枯死的细一点的白杨树干,直径有6厘米左右,第二段是芦苇杆,用尼龙皮子绑着,一般在5米左右。杆子都用小刀修得锃明顺滑。拿到杆子,招呼一声,小伙伴们一路跑,直奔西河而去。边走,边把弄来的麦粒填到中,咀嚼,经过反复,一块面筋就成了。把面筋缠绕在芦苇杆的头上,便可以粘截柳了。粘截柳是一门技术活,要静、稳、准、块,听声辩位,悄悄地来到截柳藏身的树下,将杆子慢慢地伸过去,把芦苇头上的面筋准确的捅到截柳的翅膀上,粘住,就成了。准头好,两个翅膀全粘住,鸣叫着,就下来了。那些哑巴截柳,只感觉到杆子的震动。而大多数,都伴随着翅膀飞快的拍打和嘶鸣。旁边的小伙伴急忙用一只手撑 住杆子,一只手去摘扑楞着翅膀的截柳,拿下后,把面筋顺一遍,放手,然后掐掉截柳翅膀,放在一个小桶里,小桶一般都有半桶水,一是可以让截柳不鸣叫,还能防止它爬出来。

        西河是村子西边接邻村都吉台的一条河,学名荆河。是我市一条重要的河流,经我村西自南向北到村北转西再向北流入渠河,与渠河交叉处,形成人字形,河面宽广,水深且混,被称为“人字湾”。西河两岸,树木成荫,野草茂盛。河道常年有水,从都吉台东南大坝下,可一路漂流至“人字湾”进渠河。

        粘截柳一般先是在西河北岸,原北岸是一个土坝,坝两边全是树,以刺槐为主,还有白杨树、柳树、梧桐、毛桃、糖李子树等老家常见的树,河边以柳树居多。柳树是蝉最喜欢的树木。蝉每年都要在柳树上产卵,产卵的柳树枝便会枯死,因此,蝉又被称为截柳。

         柳树汁多而甜,春天的时候,吹柳哨、吃柳苞是一种非常惬意的事。扭柳哨、吹柳哨是最欢乐的时光。小伙伴们竞相比赛,大的、小的、声音粗的、声音细的,还有声音婉转的、还有声音直的,彼此起伏,技术活好的,会有很大一大一群小迷弟、小迷妹跟在后头。

        中午的太阳是毒热的,在西河粘截柳是序曲,最终是到北河。

        北河是我们村以及河南岸人对渠河的叫法,他的学名是渠河,最先叫浯河,是诸城市第二大河,自上游里丈到人字湾遏浯入荆,因是人工开渠,故称渠河,后整条河流被称为渠河。我们村后河段,河宽林密,菖蒲丛生,根根蒲剑,随风摇曳,像是一只只火炬,掐一根,便是极好的玩具,可惜现在少见了。 

         7.1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那一天,我在奶儿山超然湖中见到了一丛,直立的、红红的棒槌头有10来个,恰巧老天作美,当天,天出奇的好,天空瓦蓝瓦蓝的,朵朵白玉挂在上面,异常的美,湖中碧波荡漾,超然亭倒影其中,一株荷花含苞待放,甚是兴奋,便把红红的火炬、湛蓝的天空以及湖中景色用手机拍照,制作成了抖音,并做顺口溜一首,表达对盛世伟业的兴奋之情。红红火炬迎朝阳,粉白荷苞羞含芳。碧水荡漾亭阁影,朵朵白云舞吉祥。盛典七一全民欢,张张笑脸溢安康。斟满密州春一杯,繁荣祖国永富强。


        除了菖蒲之外,河边多是柳条树,一棵棵、一丛丛,大小粗细不一,对固沙防洪起到了很大作用。有的时候,哪一家新买铁锨、锄头等农具,便来找一棵,那便是绝好的家伙拾。有弹性、有韧劲,顺滑不烧手,还轻便。现在这样的不多见啦,基本是加工的杨树棍子,一用力,很容易折。

        渠河的水是清澈的,浅的地方,一眼能望到底。游动的小鱼和米黄的蛤喇清晰可见。这种米蛤喇,只有在清澈无污染的河水和干净的细沙中才能存活。在人工挖掘的泥湾中那种黑色的蛤喇叫臊蛤喇,个大,嚼不烂、味道差,但是当时能吃一顿,那也是奢侈的。

        河边的柳树特别大,有时候在一棵树下粘截柳,收获就很大。看到粘的不少了,也累了、热了,就在河滩上用手挖个窝子,稍等一会,便趴在上面,直接用嘴饱喝一顿,起身用脚丫子将沙窝趟平了,找个合适的地方,退下裤头背心,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尽情畅游。那个时候的孩子大部分都会游泳,常在河边,不会水是被人瞧不起的。不会的,呛几回水,也就会了。

        在水里,比赛游姿、扎猛子憋气。比赛最多的是站水,站在水里,把上半身露出来的多、时间长就是赢家。最厉害的是晃着身子能露出小鸡鸡,羡慕的眼光别提了。

        有几把好手,扎个猛子能摸上鱼、鳖、黄鳝来,是意外收获。不过一般分工是明确的,粘截柳就是粘截柳,摸鱼就是摸鱼,一般不混搭。

         玩耍够了,天也差不多了,扛着杆子,提留着截柳,回家。找一个咸菜坛子,把截柳放进去腌着,以后用煎饼鏊子烔烔,香脆酥咸,是难得的下酒菜,来了贵客才能拿出来。当然,不是全腌了,留下几个。老娘用锅底火烧烧,等熟了,闻着那香气,哈喇子就下来了,直咽唾沫,拿一个,吹吹,一点一点的吃,先吃腿脚再吃肚子,那鞍子肉永远是最后吃,那美味,能回味好几天。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