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诸城学子包车被查,返校学生“倒”给黑车?诸城交通局回应:...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热点资讯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诸城学子包车被查,返校学生“倒”给黑车?诸城交通局回应:...

转载 薛敏2020/09/10 17:08:20 发布 来源: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作者: 2686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网站顶部用.jpg

近日,潍坊诸城市的53名大学生经历了一次异常波折的返校之旅。他们乘坐学校安排的包车即将出发时,被诸城市交通执法人员以“车辆手续有问题”为由请下了车,僵持两小时之后,他们以每人80元的价格,买票上了执法人员安排来的客车。客车刚行驶了没多久,这53名大学生又被“倒”到了一辆“黑车”上……

△学校包车在诸城被执法人员拦下(当事人供图)

学校包车被拦下,每人80元换乘“指定”大巴

8月底的一天,在济南一家旅行社工作的邱先生接到单位派来的工作任务,是位于济南长清一所职业技术学院的包车服务,他要负责把潍坊诸城的学生接回长清。

“每到学校放假、开学,很多学校都会联系我们,签订包车业务,由我们负责接送学生。”9月7日,邱先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单位是山东旅游有限公司,公司在长清大学城有驻点,近两三年来,他们频繁接送山东省内多个市的学生。

8月29日早上8点30分,邱先生公司包租的客车准时到达诸城杨春大酒店门口,53名学生陆续到达,即将出发前往长清大学城。就在这时,诸城市的交通执法人员来到现场,拦下了准备发车的大巴车,要求查验手续。

“客车和司机所有的手续都齐全,没有任何问题。”邱先生说,执法人员接着开始检查包车合同,并表示客车是来接学生,包车合同就应该由学生签订而不是旅行社,所以认定合同存在问题,不能放行。

邱先生对于执法人员的阻拦表示不解:高校委托我们来接学生,是和我们签了合同的,现在我们作为接送学生的主体,跟别的公司签订租用客车合同,有什么问题?

双方僵持期间,执法人员协调了另外一辆大巴车要接走这53名学生。

对于邱先生所说的情况,记者通过电话向当时在场的学生进行了核实。

“一开始大巴车来了以后,我和同学们正在上车,来了一群执法人员,把我们往下面拉,说这辆车不正规。”上大二的刘姓同学回忆说,当时执法人员要求他们换乘另一辆大巴车,但是学生们都不同意,因为大家之前坐过学校包车,知道它是合法车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乘坐执法人员安排的车辆,他们还需再交80元的车票钱。

僵持了两个小时之后,学生们等不及了然后就坐上执法人员安排的客车返校。待拉着学生的大巴车出发后,执法人员才将邱先生包租的大巴车放行,但是并没有进行处罚。

开出不久再遇倒客,对方竟是无资质“黑车”

学生们坐上执法人员协调的大巴车出发,以为很快就会到达学校了,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事又接连发生。

记者从刘姓学生口中得知,大巴车行驶了没多久就停在了路边,司机让他们换乘另一辆牌号为鲁LD××70的大巴车。学生们无奈又坐上了第三辆大巴车前往长清。

更让人意外的是,载有这53名学生的第三辆大巴车刚到长清,就被长清的交通执法人员查扣了,原因是这辆大巴车既没有营运手续,也没有相关保险,也就是说,第三辆大巴车是一辆非法营运的“黑车”。

邱先生提供的一段视频也证实了学生们的说法。

大巴车在长清被查住以后,学生们又在车上等了半小时左右。“可能是怕我们有安全问题,最后决定还是由这辆客车送我们到校门口,驾驶室跟着一位执法人员保障安全。”刘姓同学说,车被查住的地方离校门口只有五六分钟车程。

执法部门:包车合同始发地与当日上客地点不符

9月7日,诸城市交通局就此事给出回复:8月29日早上,诸城交通运输综合执法大队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群在杨春大酒店院内集结,怀疑有违规拉客行为,要求查处。接到举报后,执法人员立即来到事发现场,发现有车号为鲁VN××18客车一辆,同时有学生模样的乘客在现场,当时并未上车。执法人员检查后发现,该车包车牌为潍坊至济南,途经安丘、诸城,包车合同始发地为潍坊。执法人员指出其包车合同有问题,应在潍坊上客,不应在诸城上客,司机见状表示不拉这些乘客了。为保证乘客及时出行,执法人员随即调度诸城长运公司协调合法客车(车号鲁VN××79,属潍坊陆路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将乘客拉走。至于后来车号为鲁LD××70(属日照某运输公司)的非法营运客车将乘客拉去济南长清并被当地执法人员查扣一事,执法人员对诸城长运公司工作人员进行了调查询问,了解到如下情况:鲁VN××79车在运输途中出了故障,该车驾驶员私自决定请鲁LD××70车将乘客运至济南长清。

类似情况并非首次,当事人称之前也被查过

对于诸城交通局的回复,邱先生表示不满意。“他们找客车把学生们拉走了,就应该负责到底。”邱先生说,万一中途发生事故,这些学生的合法权益谁来维护?

邱先生说,诸城交通局执法人员以合同问题为由阻挠他们发车,随后让学生们乘坐别的客车,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次我们的客车一到集合点,交通执法者马上来,不一会儿他们调派的客车就会赶到。”邱先生说,因为学生上学赶时间,而执法者一查就是两三个小时,所以学生们最后都会坐着执法人员调派来的客车走,而自己的客车从济南过来,再空车开回去,搭进去的费用至少要两千元。

“本身我们旅游公司的客车都是有正规手续的。”邱先生说,正是因为在诸城承接包车业务频频“卡壳”,他这一次为了避免被查,从潍坊一家汽车旅游客运公司租的车,没想到依旧被执法人员拦了下来。

承接邱先生包车业务的潍坊鑫昊旅游客运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负责人佐证了邱先生的说法。“我们的客车手续都齐全,去别的地方拉客从来没出现问题。”这名负责人说,他们的客车抵达集合点后,被交通执法人员阻拦,客车司机曾经想拿出手机录像取证,但被四五个执法者联手阻止了。

对于此次执法情况,诸城市交通局法规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经询问现场执法人员,最终没有对这辆客车进行处罚,而是放行了。“当时看了看潍坊这辆车的包车合同,大的毛病没有,它有手续,但是存在一点瑕疵。”工作人员说,按理说这辆客车应该从潍坊拉着乘客去济南,而不是从诸城。

既然包车合同只是小瑕疵,为何耽误两三个小时不让发车呢?“我们发现这个车手续上有瑕疵,执法人员怕这个车在路上跑的时候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协调了一个手续上没有问题的车辆,把这些学生送到济南大学城。”法规科工作人员说,既然出了现场,发现有问题的车辆,必须得制止,否则就是不作为。最后没有进行处罚,是因为这辆客车没有很大过错。

已有0人点赞

广告图.pn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